C'est la vie
關於部落格
非關風月,只為真心。
  • 1394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錯就錯在太堅強 - 吳淡如


妳說,妳心情不好,可以陪妳一下嗎?
我在電話那頭愣了一下,連忙說:沒問題,什麼時候?
就今晚,我怕我……妳說。
妳不說,我也知道,事態嚴重。我怕我過不去。妳是想這麼說的吧。
因為妳一向那麼堅強,什麼大事都可以靠自己應付過去。事後說起來,都是淡淡的,只像不小心給湯汁潑到了裙襬一樣。


這些年,妳經歷的事情曲折到難以想像:接二連三的,哥哥車禍身亡,姊姊得了憂鬱症,父親又被診斷出了癌症──一波接著一波,都沒有打垮妳。妳只是聳聳肩說:再難應付的,如果是現實,還是得應付,一直問:為什麼會這樣,其實是於事無補的。


又過不了多久,妳發現,看來穩定的婚姻,出現了第三者,他表明想分手,說:「這是我第一次有被愛的感覺。」
「他竟然說,如果我離開她,她會活不下去。可是認識這麼多年,他知道我可以沒有他,沒有他,我會活得很好。」


妳跟我說起這件事時,語氣仍然平靜,無波無瀾。
從一個愛過自己的男人口中聽到這樣的話,多麼傷人。妳也只是嘆了口氣,很爽快的答應,好吧,那我們分手。不到一個星期,即刻搬出去,似乎要證明,妳不想眷戀這一份已經變調的感情。


「他一點也不想騙我,我真佩服他的坦白。」
我曾說,妳能夠分手分得如此灑脫,有一半的原因在於,愛本來已經稀薄。
妳曾經愛過他嗎?這一件事,連妳自己也懷疑。


當時選擇他,或許不是因為妳很愛他,而是因為他將妳捧在手掌心裡,把妳的自尊捧得高高的,讓妳有一種被珍視的感覺。妳說妳不知道怎麼撒嬌,怎麼對他表達妳的關心,或許就因為如此,讓他從來沒有感覺到,妳對他是在意的。爽快離開的原因,也在於自尊心太強:自尊心強的人,在別人想要離開的時候,再痛也不能夠抱住對方大腿苦苦哀求,說:告訴我,有什麼方法可以留你下來?像妳這樣的人,一旦鬆口求援,一定是天塌下來到了某種自己也不能承受的地步。
我也是這樣的人,我知道的。
怕被拒絕,所以不易開口求援。除非很清楚的明白,自己不會被拒絕。
「陪我借酒澆愁唱唱歌吧。」妳說。


我們點了少年時期最耳熟能詳的歌唱。唱著唱著,妳淚水盈眶,再加上酒精發酵的力量,妳才有辦法說出自己的痛苦。
「我一直是個堅強的人,遇到什麼事,我都覺得自己一咬牙就會撐過去,可是他們並沒發現,我不是機器人,我也會累,我也需要人家安慰。我說我沒事,並不是真的沒事啊。有時候,情緒陷入低潮,所有被我當成沒事的不如意事,一起向我反撲,讓我無法招架。」


妳喝得酩酊時,開始檢討起自己的感情路:「我想我錯了,我是不是應該當一個弱者,每天呼喊著男人來救我,他是否才會真正憐惜我?」


能者多勞,但能者的寂寞和辛酸誰知道?
別人不知道自己苦,半因自己也在逞強,不到最痛的時候不叫出聲。
人都是物以類聚的。我身邊的朋友,個個都好強。


這樣的人,有十分值得崇拜的人格特質:不示弱,不喜歡輸,不計較,有事一肩挑。不論男女,都是硬漢。
有了這些特質,在事業上多半都有成績,但在內心深處常有他人不能瞭解的落寞。


我有這樣的朋友:二十多歲時創業,自以為體力無限,寫程式可以連寫二十四個小時,煙連抽三包,一頓飯也沒記得吃。自以為刻苦耐勞,不到幾年,身體就搞壞了,雖然事業成功,但也換得終生洗腎。


另一位友人,生性報喜不報憂,自己覺得在原來的工作上撐不下去了,想要創業,卻怕保守的家人擔心。他自行想辦法籌款,每日在同一時間內離家去上班,離職的事,連妻子也沒說,直到創業半年,一切步上軌道,他才鎮定的向家人報告,自己已經轉換跑道。


也有這樣的朋友,年過四十,仗著自己年輕時是體育高手,跟人家報名參加三鐵賽,平時事業繁忙,根本沒有時間練習,結果在游泳渡潭時體力不濟,差一點淹死在潭裡。所幸被人救起,在醫院躺著的時候,朋友們去看他,他還死鴨子硬嘴巴,說自己前天熬夜,所以體力變差,人在哪裡跌倒就要在哪裡爬起來,假以時日,還要繼續挑戰。


挑戰極限是硬漢所愛,但常不知道個人局限何在。
這一、兩個冬天,也會聽到不少硬漢令人嘆息的消息。這兩人都在四十歲上下,都是公司高階主管,平日常常加班,身體有不適,都覺得不要緊,可以撐得過去。一位是在加班回家後,泡在澡盆裡想洗個熱水澡,從此再也沒起來。一位在長期睡眠不足的狀態下,清早起床打高爾夫球,沒揮幾桿即倒地,送醫後急救無效,留下嬌妻稚子。


還有一位朋友,十年來所積聚的家產在金融風暴的影響下全部耗盡。只因他相信,自己的眼光不會錯。他不但把自有資金投進去,還大舉融資,不到一個月,由億萬富翁變成負債纍纍。一般人在這種狀況下,可能難以承受,他只在將事實告訴家人前猶豫了一番,不多久又恢復平常豪氣,照樣堅守工作崗位,告訴那些用哀怨眼神看著他的朋友說:「沒關係,重新開始也好,那些錢在存款簿裡,反正也只是紙上富貴。」又是一副富貴於我如浮雲的坦坦蕩蕩。


有位朋友,才割完盲腸,第二天下午就看到他出現在聚會中,與人痛快乾杯。大家擔心他的身體,他卻說自己禍害遺千年,不會死的,多喝點酒,正好殺死身體裡頭的病菌。


一般人失戀,好歹也要花一、兩個月黯然神傷。但偏偏有人的復原力比海星還強。某位女性友人,內在溫和,外在個性卻強,與男友認識多年,已論及婚嫁,某天卻接到男友電話,男友悶悶的要求分手。她沒有問為什麼,只是在電話這頭沉默了一會兒,說「我知道了」,掛掉電話。之後,她打電話給我,說:「唉,我失戀了。」語帶哽咽。


不知為何,電話斷訊。我再回電時,她已經關機。
我非常怕她想不開,第二天繼續撥打她的電話。下午,她終於接了,說:「沒怎樣,我睡一覺就好了,沒事。」
我曾說,失戀應該要有效率,但這麼有效率,也未免太恐怖了一點。
都是強人,但如此堅強,無益健康。
任何的傷痛都有復原期。


假裝沒事是一種堅強,每一個傷疤都不能強迫它凝血,太會逞強的人,會把傷口往裡藏,血水與膿包深埋在心,恐怕更難好。仔細想來,並不值得?勵。
我慢慢的學會,不只要傾聽別人的痛苦,也要懂得傾吐。一個人如果真要有朋友,不能只是想要幫忙人,卻拒絕別人的幫忙。有一回,我在事過境遷之後說起當時「實在活不下去」的坎坷困境,一位朋友忽然插嘴:「妳啊,實在不夠朋友。什麼事都不講,實在見外,沒把我們當自己人。」


為什麼不同情我,還這麼說……我就是怕朋友擔心,所以才不講的。
「如果妳連發生大事都不說,讓真正的朋友想幫都幫不上忙,是陷朋友於不仁不義。等事情都過了才講,誰同情妳?」


說得有道理。


之後,我學會:心情惡劣時,未必要自己獨自忍受,朋友雖然未必能夠分憂解勞,他們的同理心卻可陪你度過最難受的時光。
學會這件事之後,我不再拿孤單來虐待自己,也比較少有自憐的情緒。
個性再強,都要學會柔軟,學會示弱。偶爾示弱並非弱者;不要太剛硬,才有人敢親近。


所有好面子愛逞強的人,不管再怎麼優秀,都是難以親近的。現實世界已如寒冬,何必一直當一面冰涼的鐵板?就算是刺蝟,也需收起刺來,在刺骨的天氣裡,相互取暖。





(文章來源:http://tw.fashion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091002/21/ovc.html)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